曾国藩:静以修身堪大用
标签:
字号:A-A+
摘要:最是静字功夫要紧,大程子是三代后圣人,亦是静字功夫足。王文成是静字有功夫,所以他能不动心。若不静,省身也不密,见理也不明,都是浮的。总是要静。曰: 凡人皆有切身之病

最是“静”字功夫要紧,大程子是三代后圣人,亦是“静”字功夫足。王文成是“静”字有功夫,所以他能不动心。若不静,省身也不密,见理也不明,都是浮的。总是要静。曰:凡人皆有切身之病,刚恶柔恶,各有所偏,溺既深,动辄发见,须自己体察所溺之病,终身在此处克治。

在他看来,静是很重要的。静可以看清楚自身的毛病、修身的问题,哪怕是极其细密的问题,也可以看清;面对棘手的事务需要处理,也能够看清道理;每一个人总是有偏好、有爱憎、有刚柔,沉溺其中某一方面,就可能导致错误。静是治理他们的良方。

 

曾国藩对静字的认识也是很独到的,他认为:“心静则体察精,克治亦省力。”心静那么就能够体察事物的本质,发觉事物的精微;处理事情也能够省力,即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他极其推崇“静”字功夫好的人。

 

在静的修养上,曾国藩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

 

 

 

一、守一“耐”字诀,克服浮躁骄气心理。

 

对于自己心存之骄气,曾国藩在这段时间做了尖锐的反省与自我批评。

 

比如,有一次与好朋友陈岱云谈到三更,两人应该是很投机了,但是事后曾国藩反省认为自己说话太多,心里“颇有骄气”,是“斗筲之量,真可丑也”。他认为岱云“每日工夫甚多而严,可谓惜分阴者”,而自己则是“玩世不振”。

 

他在日记中常常记载与朋友、与客人谈话时的心态,剖析自己存在“夸诞”、“气浮”、“妄语”、“浮躁”、“听之藐藐”等心理现象,他反省道:

 

细思我何尝用工夫,每日悠悠忽忽,一事未作,既不能从身心上切实致力,则当作考差工夫,冀博堂上之一欢,两不自力,而犹内有矜气,可愧可丑!因此提出治理之法,除谨言静坐,无下手处。

 

具体则是分两步走,第一步尽量少说,第二步不说。凡往日游戏随和之处,不能遽立崖岸,惟当往还渐稀,相见必敬,渐改征逐之习;平日辩论夸诞之人,不能遽变聋哑,惟当谈论渐低卑,开口必诚,力去狂妄之习。
文章来源:北京赛车pk10助赢软件=http://www.pk10088.com/pk10zhibo/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6-09-01 17:53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