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弘基金:股权激励覆盖员工200多人
标签:
字号:A-A+
摘要:天弘基金:股权激励覆盖员工200多人,中欧基金开了公募基金员工持股的先河,而天弘基金推出的全员持股覆盖面更广,全体员工均可参与股权激励,将基金行业股权激励推进一大步。

导语:中欧基金开了公募基金员工持股的先河,而天弘基金推出的全员持股覆盖面更广,全体员工均可参与股权激励,将基金行业股权激励推进一大步。

阿里控股天弘基金于5月份敲定后,天弘基金的全员持股情况也于近日出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查询到,天弘基金的股权激励覆盖员工200多人,与其目前的员工数大体相当。据《京华时报》报道,其中总经理郭树强成为本次股权激励最大的受益者,共出资4200多万元,占比2.42%,在天弘基金内部人员中持股比例最高。

天弘基金员工持股名单被媒体披露之后,在业内又引起了一阵骚动,同时引来其他基金公司人士的羡慕。业内预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推出股权激励机制。

208位自然人入股

此前内蒙君正公告,天弘基金股东中有4家有限合伙的股权投资企业,合计持股11%,分别是新疆天瑞博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天瑞博丰)、新疆天惠新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天惠新盟)、新疆天阜恒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 (以下简称天阜恒基)、新疆天聚宸兴股权投资合伙企业 (以简称天聚宸兴),分别持股3.5%、2%、2%和3.5%。

而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中查询到,上述4家企业背后,还隐藏有2家企业——新疆天景双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天景双和)、新疆天正裕兴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天正裕兴)。也就是说,实际共有6家企业作为天弘股权激励员工持股平台。

具体来看,天阜恒基由郭树强等4人出资成立;天瑞博丰合伙人共33个,包括32名自然人及天景双和(50名自然人组成);天聚宸兴合伙人为33名自然人,以及天正裕兴(50名自然人组成);天惠新盟合伙人为40人。上述6家合伙企业共有208位自然人股东,天弘员工出资额共计1.83亿元。

具体到个人,郭树强实际持有天弘基金的股权约占天弘基金总股份的2.42%,占本次股权激励总数的22%;紧随其后的是周晓明,出资2200万左右,持股1.75%;其余三位副总陈钢、宁辰、张磊分别持股1.16%、0.232%和0.28%,督察长童建林持股0.2874%。

开公募全员持股先河

“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公司有两个同事去了天弘,才去了一年多时间,就拿到了20多万元的股权,瞬间变土豪,我们真是羡慕嫉妒恨”,上海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基金行业近几年人才流失严重,管理层变动频繁,如何留住优秀员工,成为整个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股权激励在基金行业被提及已久,但是碍于法律法规的限制,想实现股权激励的基金公司高管只能通过其他方式间接持股。由于不少大型基金公司和老基金公司都隶属于央企,尤其是一些规模较大的基金公司估值较高,直接在公募基金层面进行股权激励的难度较大。因此,通过入股基金子公司曲线或变相实施股权激励成为基金公司的主要选择。记者注意到,在已经获批成立的67家专项子公司中,有股权激励安排的已达10家。

去年6月开始实施的新 《基金法》允许专业人士持有基金公司股权,同时监管层放开基金公司5%以下股权变动审批。这意味着,基金公司股权激励的政策大门已经打开。

在此背景下,中欧基金打开了公募基金员工持股的先河。中欧基金董事长窦玉明曾对外表示,未来外方股东及其他股东,还会继续向核心团队转让股份。公司会根据发展的需要,不断推进员工持股,让更大层面的核心员工通过个人出资形式获得公司股权。

然而,天弘基金推出的全员持股覆盖面更广,全体员工均可参与股权激励,从而将基金行业股权激励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既然已经有一两家基金公司实施了股权激励,相信其他公司也会效仿”,上述上海某基金公司人士认为。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高管认为,股权制度的改革是公司长远发展最好的保障,天弘基金的全员股权激励实际上是普惠制度,员工成为股东,对公司会更加负责和付出,更加关注公司的发展,公司长期的发展会得到保障;倘若将年轻员工纳入公司核心结构里,对公司在互联网环境下的长远发展可能会更好。

有人这样调侃道,“实施全员股权激励是我干得越好得到的越多,实施高管股权激励是我干得再好也是你的 (获得股权的高管),无股权激励是我干得再好也就这样”。

估值想像空间巨大

天弘基金凭借余额宝异军突起,在阿里控股之下,未来的发展不容小觑。

“基金公司上市是可以憧憬的,一旦条件成熟,尤其是像天弘这种快速增长的公司,未来估值想像空间是很大的”,某基金公司电商人士称。

一位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认为,股权的最佳退出机制是上市,市场会给公司给出溢价估值,现在拿到天弘基金的股权,未来增值几十倍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即使是定期分红,对员工而言也是极大的利好”,上述基金公司电商人士称。

天弘全体员工股权激励的实施,让不少基金公司人士高呼“跪求加入”。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天弘在用人方面已经提高了门槛。“现在招应届生的门槛也高了很多,比如对学校和学历都有严格要求”,天弘基金相关人士称。

此前,中信证券在2011年转让华夏基金51%股权时,溢价高达494.22%。但从近两年基金公司股权转让情况来看,市场似乎并不乐观。

互联网金融从去年开始突飞猛进,尤其是余额宝诞生之后,各种类余额宝产品如雨后春笋。为吸引客户,各基金公司跑马圈地,力求与各类电商平台合作。

时至今日,互联网金融终于平静了下来,似乎进入了低潮期。

一位电商人士表示,现在基金公司寻求的热点,是与三大运营商合作,但实际上,基金公司跑马圈地到现在,边际效用已经明显下降。

而产品创新也成了基金公司发展互联网金融绕不过去的坎。

“互联网金融已经进入了瓶颈期,首先是产品突破有障碍;其次,由于涉及到行业监管,还有很多投资领域无法涉足”,一位基金公司电商负责人称,在首轮跑马圈地中,获得大量客户的基金公司,接下来也要考虑应该推出什么产品和服务留住客户。对天弘而言,如何摆脱对余额宝的过度依赖,推出更具爆发性的产品,成了其未来发展的重要议题。

作者:小编 来源:创业邦 发布于2014-07-31 14:57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